靳四岁

我想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杨绛: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
钱锺书:我不要儿子,我要女儿—只要一个。
从此以后,我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钱瑗:娘~,爸爸~

明长官的独生女12

“这次还走不走了?”
“上海对我来说很危险”
“不走行不行?额,我的意思是玥玥现在的年龄已经开始记事了,孩子需要一个母亲,曼春,留下吧”
“明楼,你说孩子需要“一个”母亲,那个人未必是我,恐怕周小姐已经担此重任而且做的肯定不比我差”
“曼春,我怎么会让玥玥给她叫妈妈呢,这孩子是你亲生的。”
“忘了告诉你了,我现在的名字叫苏晓芙。我想我会慢慢地和玥玥亲近的”

“为什么我们总要到过了半生,总要等退无可退,才知道我们曾经亲手舍弃的,在后来的日子里再也遇不到了。曼春,我不想再错过了。你懂我吗?”
“明楼我真的读不懂你的心思,我从一开始,我爱你,信任你,迫切的想让你也同样爱我。可你呢,接近我,利用我,把我推向死亡的深渊,那感觉就像被人一把火烧了我的房子,我知道那是我的家,但再也回不去了。”
她今天没有化妆,脸上很素净,穿了一件浅粉色的连衣裙,好像当年16岁的面容,一点也看不出是生过孩子。此时,因为情绪激动的原因,豆大的泪珠在长睫毛似的芭蕉扇下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每个女孩子流泪都会激起男人的保护欲,果然,他明楼也是个正常男人,他想用手指拭去小师妹的眼泪
“明先生,请你放的尊重一些”
“曼春,果然是生分了。我接近你,利用你,这些都没错。这么多年的地下工作,每个任务我必须到达百分之百的成功,我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以至于在最后我自己都分不清了。在回国以后我见到的那个76号情报科科长和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师妹截然不同在那个时候,你需要有一个人站起来不顾一切地拉你一把,可是我做不到,我身后有着成千上万的革命主义者,我冒不起这个险。我也曾问过我自己我爱你吗?答案是不知道。但现在我知道了,爱与恨从来就是相伴而生,我们年少时的爱恋像白月光一样干净,没有半点杂质,单纯,美好。可是我们现在都生活在战争时代,谁心里没有几个难以启齿的疤痕,回国后我们除了爱情多了些复杂的情感,但不能否认它的存在。我可以确信的说我爱你,很爱。”
“我发现我做过的好多事都是白费力气 ,要留的也没留住, 想放也没放开 ,一直都舍不得 ,想想也觉得不划算 ,在乎得太多只会更难过 ,还不如狠心一次把执念斩断 活得痛快一点自在一点 ,不管不顾没心没肺的活着, 也许违心一点 但至少好过现在 又让别人讨厌 还使自己难过。”
吃过晚饭后,汪曼春同意了明楼的请求:在酒店住为了和明玥建立良好的关系。
洗过澡的明楼裹着浴袍擦着头发走出浴室,“你也洗个澡,累了一天了。”
和明玥一起玩的汪曼春听到后,和沙发床的小孩子说“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儿再和你玩,好不好?”
被摸头的明玥,开心地点了点头说:“姐姐再见。”
明楼做到明玥身边,把女儿抱起来问:“怎么能叫姐姐呢?那是妈妈呀。”
“可是她很可爱,一点都不像我的妈妈呀。”
明玥可是最喜欢爸爸的肚子了,软绵绵的,很暖和,那是明楼多年养尊处优,嗜甜如命的结果。这次也不例外,一把就扯开了明楼的浴袍,趴在爸爸的肚子上享受生活。
“好了不闹了,快起来吧宝贝,我给你换个衣服。”
明楼在套房找了个遍,都没有发现女儿的那件运动装。诶,对了,他自己把大姐给自己的那个包放在了浴室。
糟了,曼春在洗澡。
想到这,明楼邪魅一笑,对明玥说:“玥玥,爸爸给你拿个衣服,在这乖乖玩。”


未完待续……🤓


 

明长官的独生女11

明楼在办公室接到大姐的电话,就火急火燎地赶到苏医生的诊所。
“怎么回事啊?上午还好好的,下午怎么就发烧了?”赶到输液室的明长官露出严肃又心疼的面部表情。
明镜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地抱着小侄女,皱着眉头,看起来也心疼极了,没有理会自家兄弟的埋怨,她知道明玥打小就是自家弟弟的心头肉,虽然明楼心思深沉,但对待女儿的时候可真是细致入微,一脸温柔体贴。
大姐旁边的明台朝房间一旁的程锦云把上嘴唇中间放进内面下嘴唇👄一脸委屈地卖了个萌。
“大哥,你别急啊,我们也是刚知道。”
“明楼,现在也快吃饭了,我回家让阿香做几个菜给你们端过来”明镜一边用手绢擦擦眼角的眼泪,一边向外走去
“大姐,我也去”
明镜和明台离开后,输液室只剩他和阿诚。
“阿诚,你去ⅹⅹⅹ地点把曼春接到诊所,注意不要让别人发现她,免得惹是生非”
“大哥,可这诊所的苏医生和程锦云都认识汪曼春”
“我稍后会向他们解释的,快去吧”
盯着阿诚远去的背影,被这声奶里奶气的叫声给拉了回来。“爸爸,粑粑”此时明玥独自一人坐在儿童椅上,白白胖胖的小手上多了个碍人的针管子。
看见自家闺女要从椅子上挣脱束缚的时刻,“玥玥,就坐在那椅子上啊,别乱动,要是你把针管子拔了,还得再扎一次”
明楼没敢抱抱明玥,为的是怕针管脱落,让着小姑娘在遭一次罪。而是拿了把小椅子坐在明玥的对面,看着明玥那因为哭泣脸上红彤彤的样子,心就像猛的被揪了一下,“玥玥不哭啊,等你好了,爸爸就带你到游乐园玩好不好”明楼轻轻地拉起闺女那只不输液的手,看见手上有几个显眼的红色针孔,愤怒一下子涌到胸口,又疼又闷。正巧有个护士走进来,“你好,我想请问一下,我女儿输液明明扎的是左手,为什么她的右手有那么多的小针孔”明楼没好气儿地质问
“对不起,先生,是因为小孩子当时情绪比较激动,嘴里一直喊着爸爸,很抗拒我们对她的触碰”
“哦”护士说到这里,明楼心中的怒气就像被被水浇了一样,顿时气消了,又开始责备起自己来,总不能在这个不到两岁的女儿最需要他的时候,“飞”过来
“对了,医生,我听说小孩子生病的时候输液导致免疫力下降,我女儿还不到两岁,还不会走路,对她以后会有伤害吗”
“是的,不过那是在以前,现在我们的针管都是一次性的,而且输液针管是不用再拔掉的,它可以用到输液结束,多陪着孩子运动这种情况就可以避免了”
在某家餐厅
“阿诚,你怎么来啦?你大哥呢”汪曼春伸头看了看门口,发现没有人。
其实她这次生病让她想了很多,什么权利、地位、爱情和仇恨,发生这些情绪的前提条件是你必须活着,过去的都该让它们过去,坦然面对生活吧。
“你走了真好,不然总担心你要走”.关东野客
听完阿诚说的话,汪曼春就跟着阿诚上了那辆承载着她这一年来常人所普遍具有的思念。
在车上,她看着往来的人群,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自己好像已经脱离这个社会好久了。
爱一人,有时候甚至可以为他去死,但是却好像不可能从不怀疑、动摇、猜忌、怨恨,人天生就是反复多疑,这就注定了,很多事情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她也不知道自己一会儿见到明楼和一年多没有见过的女儿能不能抑制自己的思念之情,她想表现得泰然处之,至少是在明楼面前。
诊所到了,戴了顶紫色大檐帽她跟在阿诚的后面,走到一个房间前,阿诚指着那个房间,示意让她走进。
她整了整胸前的衬衫口子,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在梦里想象过无数次相遇的场面,可现在是真实的了。
她跨出了那一步。
其实没有别的什么能真正伤害你,唯一能伤害你的,是你的在意。(by 勺布斯)
她看见的并不是自己想象中四目对视的尴尬气氛,她看到的仅仅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蹲在自己的孩子身边,亲吻这孩子的手,一边讨好孩子说“没关系的,爸爸亲亲就不疼了”,又爱抚地往小手上吹了几口气。
汪曼春心想:他可能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吧。
汪曼春一向不擅于社交场合,她不知道该怎么让这俩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正巧,一名20多岁的护士来到了这个房间,看了一眼现在门口的女人,来到孩子身边,把明玥的软针头拔了。看着明楼不解的神情,对明楼说:“这是留置针,是方便在一周内使用,只要不把针头弄歪,就不用担心。
“谢谢医生”
“请问这位女士您找谁呀?”
“我我……”
“她是来找我的”
“曼春,明玥输完液了,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好”



明长官的独生女10

“出门不用带腿的小孩子—明楼的小女儿”“一个扭转上海经济的小孩子—明长官竟然请假回家陪孩子”“明大少爷在法国放荡不羁回国后多出一个孩子”等打着独家新闻旗号的娱乐新闻在上海大肆宣传。
“大哥,你最近信息量挺丰富啊!”明台从邮箱📬里拿出整整一打邮件、报纸、信封。
“我看看”明楼接过一大堆纸质文件,敏锐地瞄见里面有
一个与其他不同的小信封,打开后,“明楼,我回来了。明晚带明玥来xⅹx地点。
明楼看完后深深地叹了口气,想要把胸中的难过和不满全部发泄出来似的。接着,摸了摸正在沙发上玩娃娃的女儿的脸,把自己的脸凑到他面前轻声说:“玥玥,你妈妈就要来了,高不高兴?”明家小公主殿下根本就没在意粑粑说的话,伸着自己的小爪子向明楼的脸袭去。可明玥终究是小孩子,小爪子落在粑粑的脸上,根本就不疼。平日日里那个明长官一去不复回,现在正撅着个嘴装作生气的样子。明玥好像是知道霸霸的心思,一欠身赐给明楼一个吻,结结实实地贴在明大少爷高挺的鼻梁上。
坐在一旁的阿诚看到如此虐狗的场面,撇了撇嘴向大姐和明台的方向看去。
“大哥,你俩腻不腻啊?”坐在离明楼近处地明台不情愿地说道
“你吃什么飞醋?明玥是我亲生的,我想亲就亲,怎么?锦云没有给你“以身作则”啊。”明楼玩弄着孩子的小辫子
明台被大哥气的无言以对,翻了个无可奈何的白眼,鼓着个腮帮子向大姐求助。
大姐心想:看我干嘛,他说的确实在理啊。

明长官的独生女9

汪曼春视角——
在程旭的精心照料后,汪曼春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
“曼春,你今天中午想吃什么?”这个眼前坐在单人沙发上三十多岁的男人看似玩世不恭,实则内心敏感,噘着嘴看向汪大小姐。
“你会做草头圈子和红烧肉吗?”汪曼春望着医院外遍地的枫叶林,当枫叶一个个打着旋儿飘落的时候,往往是最感伤的时候。风一吹来,难免显得有些凄凉,正像凄美的爱情故事,凋落的枫叶是最催人泪下的。“缓缓飘落的枫叶像思念,我点燃烛火温暖岁末的秋天”,可是正如歌词所唱的,就算凄凉的枫叶凋落得再悲伤,也要学会用浪漫温暖心灵。枫叶并不同其它高大的树木,无奈地、安静地等待死亡,而是伴着秋风旋转着身体,努力划出最美的弧线,然后轻盈地回归大地。
“那不是本帮菜吗?略知一二。曼春,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们。我先走了。最后两句说时,汪曼春看到他的脸上流露出凝重的表情,眉宇之间也形成了让人莫名心疼的“川”字。
程旭走后,汪曼春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我喜欢他吗?想到这里,汪曼春不由得为自己幼稚的想法轻声笑了一下。喜欢?喜欢有什么用?喜欢就能在一起吗?算了,乱世经年的,哪有什么标准版的爱情?她知道程旭对他很好,长相嘛,也不错、斜刘海的发型、1米八三的身高,对她可以说做到了事无巨细,可也是他拼尽全力把自己从那个废弃面粉厂给救了出来。
忽然间单人病房的门打开了,“汪大小姐,下来吃饭吧”
程旭摆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您交给我的任务,我可是都完成了,赏个脸吧”
汪曼春看着眼前的美食,咽了口口水,除了自己要他做的还多了一道菜和一碗汤,“这是什么啊?”
看着这个瞪大眼睛、迷惑不解的女孩子,程旭笑着说“这道菜是松鼠桂鱼🐠,那个汤是虾干丝瓜汤,这几个菜都比较腻,正好做个汤给你解解腻。”
“程旭,我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汪曼春散着头发低着头
“你不用这么快决定的,我救你的确是有你叔父的原因,和你认识我也很高兴,你不用把什么所谓的感激来强迫自己为我做什么补偿,你对我没有任何的亏欠,你一定要考虑清楚一点,感激从来就不是爱。相反,如果你需要,我会做个顺水人情。好了,快吃饭了。明天还要赶航班呢。”程旭宠溺地摸摸她的头露出一丝苦笑。

明长官的独生女

一转眼间,小家伙已经1岁了。明楼拒绝大姐给自己的小女儿开一场盛大的宴会。
明楼为了不让小明玥在客厅的沙发磕碰到,把客厅的沙发自掏腰包换成了软皮沙发,下面还铺着一条浅金色的地毯,发着光亮。
上午十点钟,明楼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报纸,明玥一脸不高兴地看着被报纸遮住的粑粑,用自己白白胖胖的小爪子不停地点着那张沪报。
看到女儿这番运动的明楼,放下报纸,托着小明玥的胳膊往上举:“怎么啦?不高兴啊?”随后放明玥两只的小脚在自己的肚子上,试图让她站起来,
那小婴儿的脚胖乎乎的,犹如刚在牛奶中浸泡过一样。
可惜老爸的良苦用心,明玥没站两秒钟,就跌在了粑粑的温暖的肚子上,小脸上还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疼不疼啊?来让爸爸看看伤着了没有?”明楼把自己的
女儿翻了个身,宠溺地抱在怀里,把小女儿的全身检查了一遍。
“霸bia”明玥一脸认真地朝着明楼的脸,说完后,把自己的小脸藏在粑粑的脖子上,趁着明楼措不及防地时候,大胆的亲了一下明楼的侧脸。
“宝贝儿,你刚才说什么?”明楼一脸茫然失措的表情,可不知道小女儿的这一个吻让自己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明楼把自己的小可爱一把揽在怀里,轻声轻语地说“宝贝啊,粑粑这一辈子有你真好,我真的要谢谢你妈妈。我脸上的面具,只能在你面前卸掉一会儿。”
说着宠溺地在女儿白嫩的小脸上落上一个甜蜜的吻。

明长官的独生女8

“大哥,医生说是急性肠胃炎,让住院观察一下”靠在病房的阿诚双手插兜无奈的表情
明楼向阿诚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回家吧,今天晚上我在这陪她。千万别忘给明玥换尿不湿,还有喂奶”
“那好大哥,我先走了”阿诚无意中伸了伸懒腰,张开的双臂因为身高的缘故显得可爱极了。
明楼轻轻地打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走到她的病床前,为了不想让她发现,自己每一步都走的十分慎重,
“你来啦?”“嗯,感觉好点了吗?”“好些了,没事老毛病了,上学的时候就老胃疼,别看周凌月比明楼小个六岁,说话做事却十分稳重,骨子里也有几分知性。“大姐让阿香做了汤,来尝尝味道如何”说着,明楼把自己手上的饭盒放在桌子上,一一打开。
“明楼,我现在不想吃饭,我问你:你爱我吗?周凌月一改平时的柔声细语,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哽咽着说出来的
“凌月,你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你不信任我吗?”果然明楼最擅长的就是逃避问题,以前跟曼春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那为什么在有了你的明玥之后,你就再也不肯去你原来的房间睡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在刚刚知道自己有个孩子的时候,我觉得这实在有点难以置信,但随之而来是喜大于惊,当我抱着她哄她睡觉的时候,我想到我双手抱的这个小肉体有一天会含糊不清的叫我一声粑粑,我就想把我这辈子所有的温柔和爱都给她。与此同时,我也会想到她的妈妈,我在这时犹豫,徘徊不定。但现在我想我应该有答案了,我对你就没有变过,现在是将来也是。”明楼这千篇一律情话加上他脸上那满脸虚伪的深情,真是让人肉紧。
但从古至今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为负,这套讨人嫌的说辞总是能打动她们。
两人深情地拥在一起,那位周小姐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但她不知道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个十足的伪装者,令人敬佩的演技派。